banner
叶星优酸乳

叶星优酸乳

从阅读中汲取勇气和力量
twitter
tg_channel
mastodon

本年就医经历总结

在后备箱临时休息

简单总结下这段就医的经历。

四月清明期间父亲查出肾结石,后又检查出腹膜炎,由于右肾已经几乎无功能且积水囊肿严重,医生建议切除。手术中途突然叫我进去,当时忐忑得以为出了什么意外,进去后才发现虚惊一场 —— 主刀医生从腹部开孔进去后,发现腹膜炎导致肠胃等器官粘黏严重,贸然继续则可能破坏到其他器官,危及生命。所以让我做选择,继续手术,还是停止肾切除术,转为肾造瘘术,后者的目的是排出积水,后期观察炎症恢复情况再做处理。我选择了后者。

九月来复查,目的是检查肾恢复情况,判断是否可手术,或者拆除肾造瘘管。复查时,上次的责任医师外出进修,换了另外一个。于是,我在检查前对新医生充分告知了此前的各种结果,以及这几个月的恢复情况。

医生照例开了全部的检查,几天后,检查结果出来,告知我肾恢复情况不理想,依旧是一个无功能肾,但不建议我切除肾,因为腹膜炎病史对手术影响很大,一旦得过腹膜炎,肠子就会黏在一起,即使炎症好了之后也不会解开,若是手术途中出现肠漏,就变成无底洞了,甚至会危及生命 —— 他建议我维持现状,或者到上级医院碰运气,但也有概率做不下去。

我对这个结论感到意外。一是腹膜炎对手术的影响之大我没想到,二是明知道有腹膜炎病史的情况下他们没有把握做手术,还耽误这么多天。前者可以理解为我缺乏这方面的专业知识,后者我实在想不通 —— 后来想通了一些,那就是:较为熟悉情况的医生无法做太多决定,能做决定的医生大多不熟悉情况。这段时间的接触,让我再次强烈感受到这个事实。让人遗憾的是,这样的情况很普遍。

每天早上的医生查房,副主任医师只是到场一下,听责任医师简单介绍病房每个床位的情况,期间几乎没有与病人互动,也没有咨询相关病情。最明显的例子是,一次查房我问手术时间,他回答我可以在周五,但不久后责任医师来告知我不建议手术,原因是他的领导看到有腹膜炎之后意识到手术比较复杂 —— 显而易见,他此前也许根本没有看过报告,又或者责任医师传达有误。

或许,级别越高,负责的病人越多,无法面面俱到。但,作为最后拍板以及刀手的人,了解病患的途径非常之片面。要知道,除了报告、责任医师的口头转述之外,还存在许多潜在的情况。况且,在意识到手术复杂的情况下,竟没有一次来询问,进一步探寻其他可能性。我对此感到很惊讶,也无法理解。

最后,在主治医生的反复建议,以及咨询了其他专家的情况下,结合父亲不愿意到其他地方治疗的意愿,我们决定暂时维持现状。

Loading...
Ownership of this post data is guaranteed by blockchain and smart contracts to the creator alon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