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nner
叶星优酸乳

叶星优酸乳

从阅读中汲取勇气和力量
twitter
tg_channel
mastodon

读《伟大的电影》

image

前几天读了一本书,叫《伟大的电影》,作者是罗杰・伊伯特,第一位因写影评获得普利策艺术评论奖的人。

顾名思义,这本书写的大多是影史上有名的电影,喜欢看电影的人,看本书目录时或多或少会见到熟悉的电影。伊伯特的文字我此前没读过,也不知道他写得如何,因此,我便找了几部我比较喜欢的电影,看看他的影评有无打动我的地方。

所选的电影如下:《2001:太空漫游 1968》、《教父》、《肖申克的救赎》、《沉默的羔羊》。他评论库布里克的这部伟大电影为「一部充满哲思的影片,它并不迎合我们,而是尽力启发我们、拓展我们的视野。」这句评论非常精准到位。虽然这部影片公认是一部哲思影片,但伊伯特更进一步指出库布里克的目的:启发。事实上也是如此,这部电影自筹备到 1968 年上映,从始至终都不是为了迎合观众,当年首映时也引发了众人的不解,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地位。它试图告诉我们「当我们学会思考时,我们才成了真正的人。」

《肖申克的救赎》这部电影,虽然是在讲越狱,但其关注的重点其实是友谊和希望。友谊让大众更能接受,希望则把主题提升上一个台阶。越狱片免不了讨论自由的话题,作为一个自由人,不仅是身体上的自由,更重要的是心灵上的自由。在我看来,老图书管理员在狱中其实算是一个自由人,反而出狱后不再自由,而他重回自由的方式也很简单──通过死亡获得了自由。

我依稀记得当年第一次看《沉默的羔羊》时的恐怖感受,这种恐怖不是突然的惊吓,而是如凝望深渊时的感受──它什么都没说,它是如此的安静,但它就是这么恐怖。多年以后,我看到《2001:太空漫游 1968》里 HAL 9000 那理性地操控人类命运时,我又想起了这样的感觉。巧的是,霍普金斯对角色的诠释,正好是受到了《2001:太空漫游 1968》中 HAL 9000 的启动──他是一部冷静客观而又聪明绝顶的机器,精于逻辑运算,感情方面却是一片空白。

看了影评后,忍不住又重温了库布里克这部经典老片。昨天,同样重温了雅克・贝克的遗作《洞》。有时候,我宁愿花时间去重读重看这些经典,而不是花在新的不值得的东西上。

Loading...
Ownership of this post data is guaranteed by blockchain and smart contracts to the creator alone.